首页 >>

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中国缘分,奥地利作家会织毛衣,波兰女作家潜力巨大

尽管两位诺奖获得者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有些陌生,但在许多热爱欧洲文学或戏剧影视文学的人们眼中,这两位作家都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突破传统写作方式的刻画功力,深得部分中国读者推崇。而且,这两位作家都曾来过中国,曾与读者面对面交流。

波兰女作家以旺盛才情打动中国读者

波兰作家奥尔加•托卡丘克两部最知名的作品《太古和其他的时间》以及《白天的房子,夜晚的房子》,不仅在欧洲备受推崇,更被翻译至中国令部分读者感受到她错综复杂的叙事方法,带给读者解谜一般的阅读乐趣。她的作品既易懂而又深刻,既简朴而又饱含哲理,既意味深长而又不沉郁。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、激烈的矛盾和冲突,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和动荡不安的戏剧性。

诺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曾评价奥尔加•托卡丘克是辉煌壮丽的作家。她的小说改编电影《糜骨之壤》(Pokot)曾入围2017柏林电影节金熊奖、获得银熊奖阿弗雷鲍尔奖、入选奥斯卡奖波兰选送影片。10日晚,出版方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长黄立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评价:“当年选择引进这位这位中年女作家的作品时,感觉她在一众欧洲作家中,属于才情比较旺盛的作家,后期潜力巨大。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往这边诺贝尔文学奖方面去想,但是我们觉得她的作品的独特性一定会被中国读者喜爱。所以决定引进出版她的这两部代表作。这次奥尔加•托卡丘克获得诺奖,我觉得是一个偶然中的必然,或者是水到渠成。”据了解,她与资深翻译家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易丽君关系非常亲密,曾因为易丽君的关系曾经来到中国参观访问。

驰名世界的德语作家会给妻子织毛衣

奥地利先锋剧作家彼得•汉德克不仅写小说功力一流,更是一位剧作家,并以自己的剧本让世界熟知他的名字。他在戏剧界的地位,尤其被著名话剧导演孟京辉推崇。戏剧与小说这两种创作方式,都是他与这个世界对话最重要的表达方式。在戏剧与文学之余,彼得•汉德克特别爱好制作手工,最拿手的绝活是为妻子织毛衣。

相比波兰作家奥尔加•托卡丘克,以德语写作的彼得•汉德克经历更加曲折传奇,他出生在纳粹统治下的奥地利,曾经退学写作,早年文字中有一种张扬的叛逆情怀。彼得•汉德克笔下一部最著名的作品叫做《痛苦的中国人》,这是一部极具汉德克个人色彩的作品,小说虽以“中国人”为题,但那只是汉德克脑海里构建的意象,是主人公竭力克服内心痛苦的隐喻。因为他尽管到过中国,却对中国并不了解,他笔下的《痛苦的中国人》描写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。不过,许多剧作家及戏剧专家对这位奥地利作家并不陌生,孟京辉就曾引其为偶像,二十年前其代表作《我爱XXX》正是深受汉德克《骂观众》的影响。

从2013年起,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联合上海人民出版社将彼得•汉德克《痛苦的中国人》《试论疲倦》《形同陌路的时刻》《缓慢的归乡》《去往第九王国》《骂观众》等7部代表作引进中国,备受戏剧界专家及读者关注。这位被誉为经典的传奇作家,2013年曾来到中国北京和上海两座城市与中国读者会面。尽管粉丝不多,但他还是展示了自己极为率真幽默的一面。

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负责人姚映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彼得•汉德克非常风趣,是一位非常有意思非常有天分的作家,他对戏剧与文学都十分狂热,也是一位非常爱做手工的DIY爱好者,而且非常会给太太织毛衣。在活动中有位文学评论家向彼得•汉德克提问,彼得•汉德克觉得很幸运,因为中国还有文学评论这个职业,而在奥地利,这个职业早已不存在了。由此,他也感受到中国作家由衷的幸福和中国读者对待文学的虔诚。

来源: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职茵

编辑:芥末花生

文章来源:央视主播连说近40个美

标签: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隔代亲能亲到什么程度,王治郅,盟友表示看不懂,特别擅长但是没用的技能